我妈进城后,把塑料瓶塞满了床底

 我是农村娃,父母没什么文化,靠出卖劳动力赚点辛苦钱,把我拉扯大,供我读完大学。

毕业后我幸运地被一家大型国企聘用,在技术部门,薪水还不错。工作了四五年,有了点积蓄,顺利地结了婚成了家,还在城里供了套房。

心想现在在城里算是有个安稳的住所了,父母在农村辛苦了半辈子,可以接他们进城一起生活,让他们享福了。

起初父母是拒绝的,他们说适应不了城里的生活,还是跟乡亲们一起呆在村里舒服,有人可以聊天,可以自己种点菜干点农活什么的。我说服不了他们,也只好作罢。

今年媳妇生了二胎,我以媳妇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忙不过来为由,好说歹说算是把父母哄进城里来一起住了。

说是叫他们过来帮带孩子,实际也不需要帮,因为女儿已经满三岁上幼儿园了,学校离家近,媳妇白天带小儿,早晚接送女儿。所以父母俩人每天也没什么忙的,我就劝他们闲得慌就多出去走走,逛公园,或逛商场,想买啥就买;也可以到小区楼下跟那些老年人聊聊天。

我爸还是容易适应的,三天两天到公园里跟大叔们下象棋,或吹牛谈国际大事。我妈就比较害羞,不太爱跟陌生人交际,多数时间呆在家里看电视,或偶尔下楼溜达溜达。

有一天晚上我下班回来,发现阳台上有个蛇皮袋鼓鼓的,就过去看了看,是半袋子的塑料瓶罐。我问这是干嘛用的?

我爸在客厅里瞄了瞄我妈,说,这是你妈一下午的收获,应该能卖个两三块钱吧。

我妈有点得意地说,两三块也是钱啊,积少成多。

我有点生气,我有给钱你们花,不够就跟我说,干嘛跑去捡垃圾了?!你知道这些垃圾有多少细菌病毒吗?说完我就提起蛇皮袋要拿到楼下去扔掉。

见这形势,我妈就有点急了,拉住我就要抢蛇皮袋。你知道我捡这些多辛苦吗?这是能卖钱的,你干嘛扔我的?

我说,你这是垃圾堆里捡的吧?你知道垃圾堆里有多少细菌病毒吗?你看今年的新冠病毒多害怕,万一就是这些瓶瓶罐罐上沾有病毒,感染了我们一家人,到时候医药费就是一大笔钱,得不偿失,看你还敢不敢捡。

我妈一时无语,手就慢慢松开了,但眼神依然是舍不得。我扔掉袋子回来,她还在生闷气,不理我,媳妇一边安慰老妈,一边帮腔说我过分。我爸则在旁看电视闷不做声。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来,我看了看阳台,没有蛇皮袋,也没有瓶瓶罐罐,就放心了,但是老妈还是对我不理睬。

第三天,第四天……终于看到老妈的笑容了,这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图片源于网络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一天因为一些特殊情况,我提前下班回到家,进了屋没见人,只听见从洗手间里传来了老妈和媳妇聊天的声音,我偷偷地走过去想看个究竟。不看还好,一看我就气炸了,只见媳妇和老妈在厕所里正拿洗洁精和抹布擦洗塑料瓶,旁边还有一些已经洗好晾得差不多干了的。

你们在干什么!?我喊了一声。

你作死啊?喊那么大声,吓我们一跳。媳妇看到我先是惊讶,然后是埋怨。

我气冲冲的开始在屋里四处搜寻,最终在老妈的房间床底下找到了她们平时积攒的一大堆清洗后晾干踩扁的塑料瓶。

原来老妈背着我还一直在捡塑料瓶,怕被我看见,所以塞在床底下。又真担心有细菌病毒,就每个瓶子都拧开用洗洁精擦洗干净,晾干。

我堂堂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一个年收入六位数的大型企业的优秀技术员,家里竟然成了收废品的,传出去我脸面何存?我内心气愤、屈辱交杂,忍不住爆发了,这是我第一次对妈妈和媳妇发那么大的脾气,第一次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她们俩被我吓得不敢作声。

这时候老爸从外面溜达回来了,我转身又质问他是不是也知道并参与捡瓶子这事。

我爸一改闷不作声的风格,理直气壮地说,是的,你妈不偷不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她难得有一件可以寄托和消磨时间的事,干嘛要反对?你没发现她比刚来的时候精神多了吗?你让我们到城里来享福,难道就是想把我们当大熊猫一样宠养吗?我们是人,不是宠物,是人就要有所寄托。你读那么多书读到哪去了!?

想不到我爸没什么文化竟然还能说出这么深刻的话。我才发现自己还真有点当他们是宠物一样圈养了,以为给他们吃好喝好住好,不用干活,就是享福。

可是人跟动物不一样,是人就要有所寄托,有所期待,即使他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

老妈在农村生活了几十年,突然来到城里,一下子变更了几十年的生活方式,有诸多不适应,没有什么朋友可以聊天,没什么活儿忙。我虽不能感同身受,但我能想象那种没有寄托的落寞,睡醒没有期待的寂寥。

反思了良久,我算是说服了自己,默许了老妈捡瓶子的行为。

最近,听女儿说幼儿园老师教垃圾分类的事,我觉得是个契机,我该好好学习一下如何更好的分类处理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了。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