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塑料瓶为代表的“押金回收制度”将助力新征程

 十一小长假刚刚结束,但浓浓的节日氛围还在延续;陪伴在国庆长假中的除了随处可见的五星红旗、萦绕耳边的爱国旋律,还有被阅兵式上诸多幕后花絮承包了的热搜话题。可降解气球、环保礼炮、会回家的信鸽……等等细节无不体现国家对环保理念的倡导和环保实践的示范。

押金制早已在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得到推行并取得很大的成效,结合现阶段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实际情况,中国也一定会探索出一条适合当下国情的押金制发展之路。

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海南省在环保立法和政策推行方面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今年五月推出的《海南经济特区禁止生产销售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条例(征求意见稿)》已率先开启对押金回收制的探索;而国内多个“无废城市”的实施方案中也都提到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即由生产者发起和承担主要责任的押金回收制)。《三亚市“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实施方案》中就明确提出:深入推进实施禁塑工作,探索对一次性塑料标准包装物推行押金制度,引导驱动包装废物回收;该实施方案日前也顺利通过生态环境部会同“无废城市”建设试点部级协调小组各成员单位组织的专家评审。而随着海南生态试验区,以及以三亚为代表的无废城市建设的推进,押金回收制度在我国也将进入规模化推广阶段。而自今年起,先后有贵州、合肥、长春、无锡等多个城市在《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办法》中鼓励企业采用押金等方式回收再生资源;也昭示着押金制将逐步通过各个城市的地方性法规进入规范性文件体系,其示范效应或将加快全国各地的相关立法进程。

据统计,2014年起,我国塑料饮料瓶生产量和消费量都已居世界首位;2015年,塑料饮料瓶消费量超过500万吨,约为2000亿个;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大约有400万吨的废弃饮料瓶产生,庞大的废弃饮料瓶也对环境也造成了长远性的污染。而传统的“家庭作坊式”回收体系安全处理率低,造成资源浪费与环境二次污染;国际上广泛推行的押金回收制则能减少物资回收的中间环节,通过专业的回收机具(组织)将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连接,包括但不限于塑料饮料瓶在内的再生资源与其它垃圾前段有效分离,不仅可以减少后端多次分选和无害化分离的处理成本,同时杜绝了二次污染,有利于资源的高值化处理,提升资源产出效率。押金制的实施也能够综合考量社会成本、资源利用,将企业、渠道和消费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让企业成本、渠道成本最低,让消费者的盈利最高。

随着国家对于环保事业愈加重视,公众需求、政策导向和时代的呼声等各方面在市场“看不见的手”的引导下,已经在国内形成了建立押金回收制的共识和预期。瑞典、德国等国家可借鉴的建设和运营经验,国内的社会基础和技术条件,都将让押金制的推行“水到渠成”。而“押金制”相关立法的快速跟进,也将与环保产业的蓬勃发展相辅相成,前者为后者提供规范资源,后者为前者提供现实基础。以全国而观之,海南生态文明试验区及三亚等无废城市局部试点相关立法的先试先行,将推动我国有越来越多的城市摸索和完善适合本地实情、行之有效的押金制管理模式。而融合了商品经济与环境保护的押金制,既符合“使用者付费”的基本原则,又让企业成本、渠道成本降到最低的解决方案,在各利益相关方均可接受的基础上推进了环保事业,在立法实践中呼之欲出。

可以说,押金回收制早一天实施,将早一天实现我国固废垃圾的总量的减少,从而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推动城市以及大众美好生活建设,也将早一天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相关产品

评论